今天其實是要打一件讓我有點難過的事情   = =

課輔如同往常

功課寫很慢

數學要從加減乘除開始教

國語要從注音符號開始教

刺蝟齊今天的功課又真的很多

已經到了快七點了她還是還沒寫完



然後

刺蝟爸就無聲無息的出現了...

我會知道他出現還是因為順著刺蝟齊有點驚懼惶然的眼光看過去

窗邊站著一個應該三十幾快四十歲的男人的身影

黝黑的臉板著    稍嫌瘦弱的身軀緊繃著

直勾勾的看向刺蝟齊

我輕輕戳了戳輔導老師

老師發現後  就馬上很自然很熟悉的接話

XX今天功課比較多  不好意思留得比較晚

然後要刺蝟齊收書包回家了



我難過的是  想起刺蝟齊說的   功課沒寫完 留太晚回家   會被刺蝟爸揍

我難過的是  從頭到尾  刺蝟爸沒有笑臉以對過  沒有一聲謝謝老師  看到刺蝟齊收完書包就頭也不回的走了

刺蝟齊的瘦小身影就跟在後面   惶惶然的  一句話都不敢說

我難過的是當他們的身影離開後

輔導老師說現在這樣的情況還算是好的  刺蝟爸有收斂...





其實也不能怪刺蝟爸

畢竟一個男人要帶兩個小女兒  然後又是靠工人薪資挣口飯吃的

你要他如何教女兒寫作業?  如何把女兒打扮的漂漂亮亮?  

他有他的難處  有他的心酸



但是

我真的可以理解為何刺蝟齊會是隻小刺蝟

那麼渴望得到別人關愛 別人注目

面對別人指正  別人的責難  會馬上渾身豎起刺來防備

什麼話都說的出來



我也真的很想讓他們懂

你所有的言行舉止   所有的不耐煩   所有的力不從心

小孩子一點都不會還小不懂事  沒記憶

她都會知道的  

也都會記住一輩子的



~ ~"

so 沉重...








 










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