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2936.jpg  

每個人心中,或許都有過這樣一個曾經.


年後,劇中的美麗小學妹,如果再拿起這張鎖進了太多曾經的泛黃照片,

她會如何回憶起?

 

 

那最脆弱的一天,那不經意的一眼,造就了,數年糾結.


 

 

曾經有個人讓自己付出了最初的純淨愛情,而後再也尋不回那份毫不保留的無所畏懼.

曾經有個人讓自己領略了摻入愛情的世界有多美,當他對自己好,空氣彷彿都是甜的.

也曾經有個人,讓自己等待得滿心是傷,寧可以固執與勇氣當作止痛藥無盡餵養自己,

也不願意直接被宣判極刑:

 

 

他不愛妳.

 

 

不愛,沒那麼愛,都是不愛.


 

 

承認很難,

放過自己也很難.

只好捕那不曾觸著的風,捉那從未見過的影.

一次次,一次次,一次次,是慣性或麻痺已然分不清的,

蒐集那微不足道
、稍縱即逝的丁點火花,復燃起那早該乾枯的死灰,取暖自己.







知道嗎?在愛情的劇目裡,這就是場獨角戲而已.

演員是自己,觀眾是自己,從序幕拉開就是種錯誤,

彷彿,像那著上艷紅舞鞋的女孩,

即使碎了一地的眼淚扎傷了腳尖,

無法停止,就算旋轉至筋疲力盡,也無法停止.












最後是怎麼結束的?紅鞋女孩.

施咒的人沒有解除這痛楚,最後,她讓自己的雙腳被砍斷.






 

 

倘若在愛情的路上這樣被折磨過一回,

下一次,要恢復行走的勇氣,需要多久?

 

 

 

很多人都和"Miss Taiwan"劇中的美麗學妹一樣吧.

用每分每秒的心神關注,卻看不入那些不愛的痕跡.

有心與無心之間的距離豈止鴻溝,但到底是什麼加溫了早該冷靜的思緒.

非得親眼見了最後的不堪,才放手讓自己冷個徹底.

 

 



上一年,在北京先鋒劇場看Miss Taiwan時,

上飛機前幾天,放在心裡數年的人邀請自己去參加他的婚禮.





於是在黑暗的劇場哩,光線照不著臉龐的,觀眾席的一側,

聽著女主角在明白了自己終究只是過客時,所唱出的酸楚與失落.

眼眶也不由自主的泛紅,這時候,至少還有一首懂自己的歌陪著.



 



想起以前為了期末報告,到寺廟中去拍攝求籤的過程.

那時的自己,在拋出個數年來一直渴求答案的問題後,

接下來的數十分鐘,一直求籤未果,籤桶逐漸空了,

一直到了最後一隻籤,跪到發軟的膝頭才得以獲救.

 

 

籤意是吉是兇,籤詩寫了什麼,我都不記得了,

只記得,當對解籤師父說明問題後,他只將籤詩翻至背面,寫下了兩句紅字:

"願得一人心,白頭不分離"

然後說了:"如果一個人,四年了,都讓你看不清心意,你何苦堅持?"




 

都說心痛心痛,心是真的會痛的,哭到無法自抑時,手掌所摀著的胸口是真真切切的隱隱作痛.







難怪美麗學妹在明白了這曾經的一切後由心至身的崩解.

 

 


你是我的深刻,我是你的過客.

 

 

 

 

而所愛上的,究竟是真實,亦或距離? 

CIMG0253.JPG   
(是才華洋溢的帥學長)

 

 

 

不知道,因為從沒真正進入過他的世界.

 


也好,崩解了才能再建構,沒進入過的世界,就讓漫漫人生釀製成回憶,或許苦澀也能醇美.

 

 

 

月8日,如果你心裡也有過這樣一個曾經,請進入劇場裡一起感動.

 

 

 

 今夏一起用最甜美的方式來思念台灣吧!

   購票資訊:http://www.ntch.edu.tw/program/show/2c9081352fd2fd09012ffcfd6ba90396

  演出地點:屏東縣中正藝術館 ( 屏東市和平路427號)
        Google地圖由此去:
http://maps.google.com.tw/maps?hl=zh-TW&tab=wl)

 演出票價:新台幣200元

 

 

 

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